南台灣豔陽下,泰武鄉瀰漫著濃濃的咖啡香。走出莫拉克風災的創傷,排灣族農民與客家子弟共同築起有機農業的夢。通過對土地的敬仰,一步步走來的泰武農民,在「聖山」北大武山山麓,種出了豐厚濃醇、自然原始的「健康咖啡」。

  位於屏東縣中部、東鄰大武山,泰武鄉徜徉南台灣的豔陽,瀰漫沈靜的魅力。

  然而,這裡並非總是平靜。2009莫拉克颱風造成全台嚴重災情,迫使原本住在泰武鄉泰武村、自由自在的的排灣族同胞們,不得不告別家園,遷移到位在萬巒新赤農場的吾拉魯滋永久屋,開始新的生活。

  花園洋房般的永久屋很漂亮,族人卻無法忘情原本的生活。除在吾拉魯滋內建立石板屋展示館延續傳統,甚至遷移了一株來自原鄉部落的大榕樹。

  排灣族是少數保留「頭目制」的原民部落,石板屋仿自頭目屋舍規格設計、大榕樹則是遵照傳統,專屬頭目屋舍門口(一般人只能種植龍眼樹)。尤有甚者,連展示館外的立碑,過去也只能立於頭目門前。

  當然,除了象徵性的文化,更重要的是生活方式。

  永久屋只能遮風避雨,族人心之所繫,卻是抬頭可見的青山。從日據時代開始種植的咖啡樹依然在山上;2006年成立產銷班,逐年提升的品質已見到成果。從永久屋回到原鄉,滿山鮮紅的咖啡果實,像是殷殷期盼著歸鄉的族人。

  這就是泰武咖啡。六十年前日本人留下的阿拉比卡種,在今日排灣族手中重生。北大武山山麓海拔約1000公尺,日夜溫差大,非常適合咖啡樹生長。泰武咖啡溫潤豐厚、味譜豐富的特色,因此孕育出來。

  早在2012年,森高砂咖啡已與泰武鄉建立聯繫。經過兩年醞釀,我們找到了最理想的泰武咖啡:海拔將近1000公尺、坐西向東、有山麓屏障、終年雲霧繚繞……具備所有完美生長條件,森高砂的「泰武咖啡」,是有機的。

  台灣腹地狹小,有機很難達成。即使農民努力創造有機環境,卻總被各種因素拖累。無論工廠排煙、畜牧排放,乃至酸雨或河川污染,在在皆使有機努力化為泡影。

  森高砂的「泰武咖啡」來自住在吾拉魯滋永久屋的排灣族曾星潤先生,以及與曾先生合作、土生土長的屏東客家子弟吳錦柱先生。吳先生以「新丁咖啡」品牌行銷全國,更於今年完成漫長的有機轉型,成功取得有機證照,正式與森高砂咖啡合作推廣「來自泰武的有機咖啡」。


  拜訪新丁莊園的經驗很「原始」。這片莊園深藏在北大武山深處,只有一條狹小、曲折又泥濘的產業道路能夠抵達。小貨卡一路顛簸,途中甚至還得下來幫忙推車,抵達莊園的那一刻,我們卻發現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  新丁莊園是個綠意盎然的環境,除了健康的咖啡樹,還有蔓生的及腰長草。這裡的咖啡樹都是「老欉」,樹齡三十年以上的咖啡比比皆是,跟一般莊園為便於生產的方式不同,吳先生並不抑制咖啡樹「向上發展」。這裡每一株咖啡樹都非常高大,「平常採收啊,還得要祭出這個法寶!」吳先生呵呵一笑,拿出了藏在樹木後頭的鐵梯。


  「老欉」咖啡樹幹很粗,我們驚喜地發現了傳說中的「燭台式」生長。客家人用「新丁」形容兒子,望著吳先生介紹農園的模樣,我們不禁覺得,他也是用這樣的心情,看待這片充滿生命力的莊園吧?

  離開泰武鄉,心裡卻總是掛念著那抹晴空下的翠綠。我們帶不走原始茂密的叢林,卻帶來了其中的結晶。森高砂咖啡精選「新丁莊園」的上等極品有機咖啡,配合接單烘焙新鮮供貨,只盼能將那美麗的景色凝結在每一顆豆子裡,帶回塵世間,與嚮往自然的好朋友共同分享。

❖ 更多泰武咖啡資訊如下:
 新丁咖啡部落格